最高法院的掌舵人:威廉伦奎斯特首席大法官传 by mobi,pdf,azw3,txt格式,Kindle电子书简介,作者,目录

最高法院的掌舵人:威廉伦奎斯特首席大法官传

内容简介

暂缺《最高法院的”掌舵人”:威廉伦奎斯特首席大法官传》简介

作者简介

《最高法院的”掌舵人”:威廉伦奎斯特首席大法官传》作者简介:
  【丛书主编】 何帆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有法政题材著述若干,另译有《九人:美国最高法院风云》、《批评官员的尺度:〈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等。【本书作者】(美)赫尔曼?奥博迈耶《北弗吉尼亚太阳报》和《每日记录报》出版人,著有《为自由而当兵:陆军小兵的二战回忆》。【本书译者】余冲 现为某医院投资公司合规总监。先后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佐治亚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和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曾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和田纳西州政府担任民权律师数年。广告语:最生动真实的首席大法官写照,最丰富多彩的美国司法判例重现,本书将呈现给读者,不一样的伦奎斯特!

目录

《最高法院的”掌舵人”:威廉伦奎斯特首席大法官传》目录:
序言
2005年9月3日,美国最高法院第十六任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与世长辞。各国媒体均在头版报道了这一新闻。总统要求全国公立机构大楼统一降半旗致哀。而对我来说,这也是极其重要的一天,因为一段至深至诚的友谊就此结束了。第一章 网球与文学
一场“乱点鸳鸯谱”的网球比赛开始了我和比尔的友谊。而对于文学的共同爱好则加深了我们的情谊。我们两个甚至会在餐馆里引经据典的谈论邻桌约会的年轻人。第二章 滩林
在我刚认识比尔的时候,他已经从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毕业了34年,从滩林高中毕业了44年,可他谈论高中生活却要远远多于他谈论法学院生涯。在1991年高中聚会的纪念册里,比尔告诉大家,他的两个儿子是律师,而他的小女儿南希则“是没有出过书的作家大军中的一员”。第三章 戈德沃特与奇切
比尔?伦奎斯特是如何一步登天坐上司法届的最高宝座的呢?戈德沃特和伦奎斯特改变了美国二十世纪后半叶的历史。但是如果没有奇切的慧眼识珠,戈德沃特很可能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百货店老板,而比尔则会以一个富有的公司律师的身份退休。比尔之所以叫我去见奇切,是因为在他心底,比尔希望奇切会为他的今天的成就与成功而感到骄傲。第四章 故乡
伦奎斯特的邻居里面有老师,店员,护士,律师和一些中级官员,其中有些人的行政级别还没有比尔的秘书来得高。比尔之所以未删除“犹太人条款”,和种族或者宗教背景毫无关系。这是由他的个人怪僻决定的——就好像他选择去邮局的服务窗口免费取信,而不是付一笔小钱去租一个私人信箱。第五章 弹劾
虽然弹劾总统百年一遇,但是比尔却对民主社会中的弹劾程序思考了整整三十年。1964年的弹劾审判给了比尔一个好机会,在万众瞩目的政治纠纷中展示他的法律技巧。比尔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一出政治闹剧。除了比尔和参议员们,每个和秘密辩论有关联的人,包括法警、律师、法官助理、看门人和书记员,都签了一份保密协议,迄今为止好像还没有任何人向外界透露过协议的内容。第六章 大选风波
他领导的最高法院实际上为美国人民选择了第四十三任总统,而这是前无古人的先例。
每个于12月11日那天在最高法院法庭旁听的人们都意识到,他们是在见证历史;整个世界都在凝息等待。这是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来,比尔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担心会被公众打扰。看完电影,大家去我家吃晚饭。吃饭时,比尔解释说,他担心我们会被人辱骂或者攻击,他还担心如果有人朝他扔石头,会伤着我们。第七章 宗教
比尔几乎从没错过“红色弥撒”。参加者是数百个高层政府官员,有时甚至连总统都会参加。他们聚在一起祷告,祈求司法判决能得到上帝的神圣指引。总而言之,德莱维茨和其他那些无端攻击比尔的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和谁打交道。而我却知道。第八章 媒体恩怨
比尔对报纸上填字游戏的浓厚兴趣,因1999年的一封信而变得广为人知。那次一个专栏作家问到“什么车的名字念做1除以0?”在最高法院的专用信笺上,比尔回信道:“我认为那车是英菲尼迪,因为你用0去除1,结果就是无穷大(英菲尼迪的英语是Infinite)。威廉?伦奎斯特。”第九章 怪癖种种
比尔非常俭省,这是他做人的本色。一天下午,我去佛蒙特的度假屋拜访比尔,顺道想买一些冰淇淋,就挑了三块哈根达斯冰淇淋。他马上问我:“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些贵的冰淇淋到底好在哪里?”他周末和度假时开的,也都是最便宜的斯巴鲁轿车。我买了一辆宝马3系列的小车,当给比尔看我的新车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我看这车和夏利长得也差不多。”第十章 打赌
当南希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比尔跟她打赌,说如果她知道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死期,他就给她五块钱。当南希正确回答出是1603年的时候,她听到比尔轻轻的惨叫一声。然后,一整个夏天,比尔都想要和南希再打一个赌,赢回那五块钱。根据阿灵顿县法院的遗产清单,除了阿灵顿和佛蒙特普通的房屋和一些邮票,比尔的所有遗产是七十万八千六百八十九美金,全都存储在离他家不远的一个银行里。
第十一章 电影
大多数时候,他会告诉我,他前一天晚上吃了一顿由热狗、罐装蔬菜和冰淇淋组成的一人晚餐,然后就是看电视。十多年来,比尔都是自己做饭。也正是比尔的背痛,让我们无法光顾剧场。尽管我们也可以坐到走道边上,但是话剧观众可不能容忍有人常常站起来活动身子,更何况这个还是个一米九的大高个儿。第十二章 历史学家
比尔决定,作为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同时作为一个成功的律师与作家,他不再需要出版经纪人了。与此同时,他可以省下需要支付给兰兹的那百分之十回扣。比尔的书半数都不挣钱,他每年挣的稿费几乎从未到过四位数。哪怕在比尔病重之后,他都没有放弃这个第二职业;手术期间,他还在收集下一本书的主体和素材。第十三章 人来人往
发言之后,主讲人与其他会员有一个非正式的接见仪式。一个年轻漂亮的陌生女人在和比尔握手的时候,冷不丁的吻了他的嘴唇,而另一个同谋马上给这一幕拍照留念。比尔对此感到非常尴尬。和一些邻居不同,比尔的房子甚至没有车库,他的斯巴鲁森林人小车就停在门口。比尔在他家附近的一家加油站里自己动手加油。这个助理问比尔,加油站的经理如果知道首席大法官在他的加油站里自己动手加油,该有何感想。比尔耸耸肩说“他们可不认识我,就算他们认识,他们也不会在意。”第十四章 日暮西山
每当贝迪?南到地下室来看望比尔,无论那个时候比尔有多虚弱,也不管那个时候要多么艰难地用手提着那已经变得太大的裤子,他总要站起来迎接她。手术之后,因为过于虚弱,比尔都没有办法爬上八级楼梯,从前门进家,所以他就只能住在地下室。地下室里有一个小小的卧室和一间活动室。房间里有一个躺椅,而比尔生命中最后的日子,大部分就在这个躺椅上度过。第十五章 安魂曲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由路德教新教牧师在华盛顿国家座堂主持仪式。而天主教座堂的辉煌与路德教仪式的简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也让仪式更加令人难忘。当葬礼在预定时间10分钟后还没有开始,他指指手表说:“可以看出来比尔已经不在了,要不然的话,这个仪式早就开始了。”后记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