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人士:聚焦20世纪中国历史上具有一定影响和地位的民主人士 by mobi,pdf,azw3,txt格式,Kindle电子书简介,作者,目录


無限聆聽浪漫愛情故事:Audible Escape 免費試聽一個月!(FREE for one month)

2019 最佳Kindle 購買機會:8G /32G Oasis 降價50美金,點擊這個頁面了解詳情!

重磅:免費試用Kindle unlimited 電子書包月30天免費試聽Audible 有聲書30天! (美亞Amazon賬戶登錄即可)

民主人士:聚焦20世纪中国历史上具有一定影响和地位的民主人士

内容简介

《民主人士:聚焦20世纪中国历史上具有一定影响和地位的民主人士》简介:
  《民主人士》记述的是20世纪中国历史上具有一定地位和影响的民主人士的群像。这些人物的人生道路坎坷,经历复杂,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里,作为政协人物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他们的所言所行,无论是对自身或现代历史的回顾,还是对国内外时事的述评,都不乏独到见解,颇有保存价值。所有这一切,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大部分不可能见诸报端。《民主人士》作者汪东林依据自己保存的参加政协民主人士活动的原始记录,再现了他们在政协内部活动范围内,谈思想改造、帮助别人、检讨自己过程中吐露的心声和真实思想历程。

作者简介

《民主人士:聚焦20世纪中国历史上具有一定影响和地位的民主人士》作者简介:
  汪东林,男,汉族,曾用郑直淑、郑言、汪洋波等笔名。中国作协会员,祖籍安徽徽州。196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1962年至2004年4月在全国政协机关工作四十余年。历任全国政协机关干事、秘书、副局长、巡视员,并担任《人民政协报》副总编辑和高级读者,现兼任《百年潮》、《群言》杂志编委。是第八届北京市政协委员。主要作品有:《李宗仁归来》(与他人合作)、《宋希濂今昔录》、《梁漱溟问答录》、《名人传记集萃》、《十年风暴中的爱国民主人士》等,约一百余万字。

目录

《民主人士:聚焦20世纪中国历史上具有一定影响和地位的民主人士》目录:
我写民主人士的缘起(代序) 《李宗仁归来》一书起因 一瓢凉水浇不灭:作品在东北出版 作品涉嫌“泄密”受追查 在历史责任感的驱使下…… 一篇“专访”惹出的百般是非 梁漱溟出书受牵连 一波三折,《梁漱溟与毛泽东》艰难面世 风雨过后犹可深思……十世班禅大师 政协会议期间,十世班禅做了一件让人颇感意外的事 十世班禅:我在“文革”中没有死掉,主要是周恩来总理的恩德 十世班禅的《七万言书》 “文化大革命”中第一次被监护 长达九年零八个月的第二次监护 盛年圆寂赵朴初居士 在赵朴初主持的全国政协宗教组的座谈会上,藏传佛教著名学者喜饶嘉措重重放了一“炮” 赵朴初与梁漱溟的特殊交往 面对追查天安门诗抄的重压,赵朴初公开讲:“关于周总理的诗词我是写得最多的一个” 政协报写诗的事,我先应承下来,以后交卷 口述“抗战一事” 晚年岁月 终生不卖墨宝程思远的沉默和困惑 在批判梁漱溟时保持沉默的程思远最后说了最不够“火力”的话,梁漱溟听了居然点头示意 在点名批邓前夕,程思远提出三个问题震惊四座 “天安门事件”后,程思远在学习会上郑重其事地讲了一段政治故事老资格的于树德先生 全国政协直属学习组云集众多风云人物 “老资格”于树德常有惊人之举,言别人所不敢言,行别人所不敢为 于树德:梁漱溟这个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风雨没经过?……我看算了…… 于树德的两条意见,立刻使会场安静下来 于树德三百块大洋供周恩来留学日本,几十年后周恩来提出还账 于树德说,当我发现毛主席没有出席周恩来追悼会时,脑子里“轰”了一下 “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一位大‘左’派是鼎鼎大名的张国焘,我还真同他面对面地吵了一架!” 因与李大钊同是朋友,于树德与梁漱溟也成了朋友政协委员中的“右派”分子章乃器 三届政协常委会39次会议决定:撤销章乃器的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当年的“大右派”章乃器始终不承认自己是什么“资产阶级右派”章乃器的“鸣放”言论摘要 周恩来约章乃器谈话。章乃器表示:撤我的职,倒没有什么,给我扣上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罪名,我宁死也不能承认 戴着“右派”帽子的章乃器仍然敢于在会上提出不同意见 这位知名人物又黑又胖,烟斗不离嘴,总是仰着脸,没有见他笑过宋希濂的前世今生 1926年的一天,宋希濂在陈赓带领下进广州城见一位要人。推开房门,伏案写字的要人竟是周恩来 1936年,周恩来看着站在面前的宋希濂和陈赓说:你们一个是红军师长,一个是国军师长,官阶一样,派头不一样,一土一洋 1959年宋希濂被特赦之后,周恩来说:学生走错了路,老师多少也是有责任的啰! 为瞿秋白历史问题作证 作为蒋介石枪杀瞿秋白手令的执行人,宋希濂讲述了瞿秋白被捕、审问、关押、就义的细节 特赦后的宋希濂听到“同志”的称呼,感到新鲜和亲切 孤身生活的宋希濂没料到,他的黄埔一期老同学、原国民党起义将领侯镜如的夫人已悄悄为他牵红线了 给宋希濂介绍的对象,竟是失踪大“右派”储安平的夫人 “相逢何必曾相识”,他们都不愿意太细地去盘问对方 宋希濂和易吟先谈起了溥仪生活上闹的笑话 易吟先晚走早来,在宋希濂的住处做起小锅饭菜,文史专员每人赠送两张餐券 宋希濂、易吟先婚礼,老同学、老同事来了。没想到,他们重结良缘的一幕会这样激动心弦黄维:从国民党战犯到政协文史专员 最后一批被特赦的国民党将领 政协机关里旁若无人的文史专员 黄维经多次动员,拿着别人捉刀代笔的稿子批邓。粉碎“四人帮”后他吐出了这口闷气 黄维:我反对特务手段,只要知道是军统的人,一律不交往,但蒋介石喜欢他们,我也没有办法 黄维说,共产党坚持抗战流血流汗是事实,但国民党军队也是英勇抗日的。他坚持要重游“八一三”淞沪抗战旧址 黄维给我沏杯茶,轻声细语地谈起“怪人圣杰”严重师长 批判梁漱溟,固执的黄维一言不发,个别谈时,他沉重而缓慢地开讲 黄维以一种近乎顽固的不同凡人的不屈不挠的精神研究“永动机”。 大科学家钱伟长等当面劝说、讲解,他不能接受 身患重病的黄维拒绝西医给自己开刀,改服中药。出人意料的是,他的病情竞一天天好转,81岁被评为“健康老人” 黄维:为了让台湾的老乡看到他们阔别几十年的故乡,看到我这个国民党老兵还活得很好,我心甘情愿充当这个“演员”沈醉“文革”自述 我把三个红卫兵打落水中,还记在日记本上,妻子立即抢去,把这页撕下来 我和他们谈话,一向是坐在凳子的一半上,一手抓着凳脚,随时防止他们人多向我进攻时,我腹背受敌 我代杜聿明他们领工资,一共领出近千元。有一次两个人跟进来试探,我把衣袖撩起,亮出手臂上隆起的肌肉 周总理听说政协扣了我们的工资,很不高兴,要他们马上停扣,扣了的还要补发 民警带我刚走出大门,妻子追上来,把一件厚棉衣给我披上,没想到特赦时发的棉衣又穿回监狱 我回答说,我是湘潭人。只听他们用力在桌子上一拍:“你怎么会是湘潭人,胡说!” 我如果说我在崔万秋家认识的江青和张春桥,就会被他们杀掉,我不能不说假话 在离地一丈左右的时候,我一下把一根横着的小树枝抓住,我飘飘落地,未伤毫发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我认为只有周总理才称得上是“古今完人” 审判“四人帮”,我收到“旁听证”,座位是27排3号从“政治联姻”到恩爱夫妻的爱新觉罗·溥杰夫妇 吉冈安直命令说:“希望你与日本女子结婚,这是关东军的考虑……” 溥杰与日本皇族嵯峨胜侯爵的女儿嵯峨浩还在日本度蜜月,关东军便策划通过了一个“帝位继承法” 她得悉自己的丈夫没有死,便在新中国成立后,设法获得了与在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的丈夫通信的自由 周总理见到溥杰一家时,把嵯峨浩比做京戏里的王宝钏。他允许孩子有中国日本两个家,溥杰家中难题也顺当解决了 重病中的周恩来嘱咐:鲜花收下表心意,屏风送回留自用。谢谢! 在她进入昏迷状态之前,拉着溥杰的手断断续续地用日语说:我要永远……离开您……了 溥杰说:在我今后所剩不多的日子里,要做好两桩事作家柯灵 个头不高却精神飒爽,言语轻声却词锋凌利,这就是柯灵 听到“文革”中红卫兵烧梁漱溟的书,柯灵禁不住苦笑:这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不夜城》本是“遵命文学”,却遭到批判 柯灵说,陈叔通有句名言:像李部长这样还犯大错误,那我们这样的人就该枪毙了! 因批李维汉而继任统战部部长的徐冰,在“文革”中却被当做李维 汉同伙,同台批斗 柯灵:李维汉认为纪念堂里毛主席塑像设计得不好,架着腿坐着,高高在上…… “‘文革’博物馆搞不起来,但人们血的记忆却不会忘却。” “在中国搞新闻,不是主编、编辑、记者没本事,而是‘婆婆’太多。”从军统中起义:邓葆光四十年沉浮 我们的故事,得从邓葆光脸上的累累刀痕说起 突然冲出四个彪形大汉,手持匕首,一拥而上,向他头部、脸部砍去 香港报端披露了邓葆光遇害未死的消息,毛人凤一脸怒色 邓葆光亲手挑出7万册善本书,连同从日本驻沪领事馆接收的机密材料,分装110大箱 潘汉年笑着说:先干一杯,祝贺你与旧营垒决裂…… 7万册书万无一失了,在军统总部的毛人凤却更加气急败坏,才演出刀砍邓葆光的一幕 乘运尸车躲过特务们的眼睛,邓葆光安然脱险,跨过连着两个世界的小桥 当潘汉年、杨帆一夜之间变成“叛徒、特务、反革命”时,连历尽沧桑的邓葆光也目瞪口呆了 邓葆光被判有期徒刑五年,美国妻子只好和他离婚,返回美国去 中央为潘、杨事件平反昭雪之后,邓葆光被宣布彻底平反,他真有点如在梦中传奇女子董竹君 董竹君,称得上妇女中的佼佼者,关于她的身世,有种种传闻 一只魔爪悄悄伸过来……300元“印子钱”把12岁的董竹君送进了“堂子” 一个年过半百的阔佬在听她唱戏时,忽然把老鸨叫来,问要多少身价,想买她出去当丫头,实际上是做小的 来了几位年轻的革命党,其中有一位叫夏之时的四川人,约莫二十五六岁,修长的身材 望着男看守远去的背影,她迅速跑下楼梯,一口气跑到弄堂口,跳上一辆黄包车 闪电般的文明结婚,对于不满16岁的她,是惊,是喜,是苦,是甜,还来不及回味,就已变成现实 在日本,夏之时让董竹君回上海送一封信,她不加考虑地回答:只要我人在,这信就在张学良胞弟张学铭 他从来衣冠不整,十分随便,熟朋友戏称他“张屠夫” 有几个熟人围着他询问张学良的消息,他摇晃着脑袋说:没有,没有,几天前我在梦中见到他…… 当初他要能听从了周总理的话,也不至于落得这样骨肉分离…… “自父亲被日本人炸死之后,我大哥有志气,有胆识,不仅在政治上、军事上勇挑重担,还一改自己身上的旧习气,更加注意对弟弟妹妹的管教,尤其是对我。” “我什么都不怕,单枪匹马一个人去也敢,就看台湾当局肯不肯放我进去。”民主人士在“文革”初期 讨论“文革”文件两个月后,梁漱溟才郑重其事地开腔 梁漱溟立在院中,眼巴巴地看着祖传三代的书籍、字画、手稿被红卫兵烧毁 政协机关造反派让政协委员和文史专员们重新低头做“阶下囚” 杜聿明、宋希濂、郑庭笈三人见到住宅胡同口的大字报,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个男孩怪模怪样地走过去,举手摸摸唐生明因为肥胖而鼓起的肚子 杜聿明三人写了一张答复大字报,贴在红卫兵通令旁边 杜聿明夫人不忍看到心爱之物被红卫兵剪坏撕碎,说了几句话,招来一顿耳光 老居委会主任普普通通几句话,却似酷夏里的习习凉风 沈醉告诉的是喜事,却也是一个谜 收到天安门观礼请柬,全院喜笑颜开,家家宰鸡、剁肉、喝酒,以示庆祝 新居委会头一件事,便是免去他们清扫胡同的任务 全国政协常委章伯钧重新爬进后边后排车座的前边趴下,两女一男 把双脚踩在他身上 红卫兵举起皮带抡过去,章伯钧一退,倒翻进了小屋,红卫兵哈哈大笑:你章伯钧是不打就倒民主人士在“五七”干校的岁月 宣布者虽然解释了“五七战士”与劳改犯的区别,但听者却心中发凉 荒凉空漠的“五七点”,使人心中发紧,大有“充军边塞”之感 梅电奎猝死让“五七战士”们联想到自己的老骨头是否也会埋在沙洋 “同吃、同住、同劳动”让革命群众忘记了与“走资派”、“叛徒”、“右派”、“资本家”的“界限” 被定为“敌我矛盾”的统战部副部长张执一在水田里来了个“鹞子翻身”,足以气死杂技演员 一次“五七战友”聚餐,沉默的史永道出了共产党特工打入蒋介石身边的绝密行动 “当啷一声响,价值十元多”。这首形容由部长一级干部组成的“轰麻雀小分队”价值的打油诗不胫而走 藏龙卧虎,老鸭倌都是大文人 祸福相倚,1957年提前倒霉的人,在“文革”中却处在世外桃源 李平心白天养猪、放鸭,脑子里却丢不开已经在他身上生了根的学问民主人士悼总理述往事 李克农向周恩来建议争取李宗仁回国,周恩来商得毛泽东赞可 18年前的一面之缘,周恩来竟记得非常清楚 周恩来和程思远谈了三个小时,提出第三次国共合作 周恩来要程思远转达给李宗仁的话,因保密而不能写成文字,怕程忘记,让他复述好几遍 申伯纯:周恩来光彩照人 杜聿明边擦泪水,边翻开笔记本,开始他的正式发言 周恩来的主意,使杜聿明一家在北京团圆 周恩来说,蒋介石也有民族的立场,他也称得上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周恩来对民主人士说,倘有不如意的事,可以写信,可以与中央统 战部联系,有话就要说,不要积少成多,结成疙瘩呼吁为1976年天安门事件平反的波折 余焕春爆出“四人帮”制造天安门事件的内幕 一位高层领导看见统战部的简报后,大发雷霆 周扬:政协就是广开言路的场所,是政协委员,就有权利在会上说话 谜底半年后揭开后记